最大的问题是,国际大型组织下调原油需求预期,究竟是一时的调整,还是更多预期放低的开始?

我差点把公司整个卖给国企了。